今天是
改革者——访市政协委员、杭州纺织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文
发布时间:2014-01-02   www.hzzx.gov.cn

 

  17年厂长、董事长身涯,叶文的休息天,在好多年头里只有春节。作为杭州纺织机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叶文的职业生涯与“改革”已经融为一体,他的改革历程,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

  2012 年11月,深秋的一天,叶文带着笔者在焕然一新的厂区里参观,呆了一辈子的杭州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正在发生56年来最大的、甚至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将成为新的文创产业园区,也是杭州为数不多的企业自主转型创办的文创产业园。“我一辈子都在跟转型升级打交道。”

  对于这次最“华丽”的转型,叶文盯着公司门口那棵绿叶繁茂的老香樟树说,转型升级,杭纺机将迎来又一个绿叶常青的季节。

华丽转型大手笔

  秋叶枯黄凋落的季节,位于石桥路的杭州经纬国际创意产业园却充满春意。

  它的前身,是杭州纺织机械有限公司的厂址。

  对着正大门,过一座小桥,是一幢巨大的联体厂房,已经不见了往日的斑驳,装修一新并且把厂房内加隔成了三层,每层都分割成一个个独立的空间,不少设计公司已经开始办公,一些则正在紧张地装修,准备入驻,一切风风火。

  中间厂房的南边,还是一间红砖裸露的空厂房,这里即将被一家设计公司整体租下,由设计公司自行设计使用。

  西边的一些厂房,也已经被瓜分成为一间间摄影棚、创意工作室,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厂房,成为设计师眼中不可多得的建筑香饽饽。

  曾几何时,这里到处都是机械的隆隆声,清一色的红砖厂房,清一色穿着工作服的工人,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清一色的机油味,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

  “1956 年建厂以来,这里正经历着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变化。”叶文感慨道。

  他指着厂区靠近门口的两幢厂房:“这里打算引进餐饮和文娱设施,作为园区的服务配套。”

  小桥边上,一些有些年份的参天大树,叶文把它们保留下来,并特地建了一座凉亭,今后这里还要翻新绿化,建造一个舞台、篮球场等,成为一个小型的休闲公园。

  从制造机械的传统行业向文创产业园转型,让叶文的设想大胆而超前,“2010年、2011年,胡锦涛总书记两次视察老厂改造的创意园区,杭州市也在近年大力发展文创产业,这给了我一个信号,传统行业如何转型升级,这是一种思路。”

  叶文转型,不是拍脑袋的,经过观察,他发现一些从事设计的公司,很需要开阔的场地和安静的环境,“一些挤在市区里的设计公司,停车难都无法解决,他们不在乎地段,更在乎舒适的环境,激发灵感,能够创作出更富创意的作品。”

  而看看自己的厂区,偌大的空间闲置着,环境得天独厚,盘活这片资源,让需要环境和空间的设计公司进驻,何乐而不为?“我走遍了全国很大一部分的文创产业园区,基本了解了他们的创办思路。其中深圳一个文创园,5万平方米,一年产生销售额50亿,而杭纺机最好的时候,销售才1亿多,我很惊讶。”

  叶文说干就干,花了2000多万整修了林荫大道,并整理出一些休闲场所和拥有三四百个泊位的停车场,第一期拿出5万平方米出租,至今已经有80多家企业入驻。

  摇身一变,叶文成了“大房东”,但他的老本行———生产国际最先进的自动缫丝机———并没有丢掉“,现在这里主要作为研发中心,销售中心和服务中心,除了装配,其他的生产环节逐步转移到了下面的分公司和协作单位。这也是多年前企业改制后一步步打下的基础。”

  杭州有不少的文化创意园,但是象叶文他们那样,在主业红红火火之际企业主动转型创办的创意园,却是不多见的。

“保守”的改革者

  “我一辈子都待在一家企业,应该是很保守了吧。”叶文虽然“保守”,但他经历了所有国企都经历过的两次重大转型期,并成为改革的先行者和探索者,而他的第三次企业大转型———从传统机械制造业转为机械制造与文创产业并重的格局,更说明他绝不保守。

  叶文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的叶文,专业学的就是纺机设计,被分配到了国有企业杭州纺织机械厂。

  在从事了六年设计工作后,他被调到厂长办公室,开始从事管理工作,从秘书做起,1995 年12月25日,才36周岁的叶文,就成为了杭纺机的厂长。

  在当时全市的大中型企业中,叶文是最年轻的“一把手”。

  “我没有丝毫风光的感觉,而是沉甸甸透不过气的压力。”叶文望着窗外,回忆当年的刚上任后承受的压力。

  1995年年初,由于企业经营困难,大环境不景气,厂里不少技术人员都走了,时任副厂长的叶文,找那些要辞职员工一个个苦口婆心面谈,诚心希望他们留下来,“说得我自己都感动了,可还是没留下他们。”叶文说,到了年底他成为厂长后,那一年杭纺机亏损额达

  700多万元,还背负5000多万元的银行贷款。

  “1996年1 月17 日要发工资,我每天都在愁这件事,因为工资要发不出了。幸好1月10日我接到一笔订单,用对方付的定金才勉强发了工资。”叶文说,1996 年第一季度,厂里的主营业务面临寒冬,整整三个月,拳头产品自动缫丝机才卖出6组,而最好的年份厂里  一年可以售出324组自动缫丝机,“厂子几乎揭不开锅了。”叶文压力很大,一家老牌国企,如果在自己手里破产了,他如何向全厂员工交待?

  “交通银行给我们200万元贷款,市财政又给了100万贷款,靠着这300万元,我才缓过一口气来。”叶文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就思考着,非转型升级不可。

  “厂里的问题我太清楚了,首先是产品结构单一,只有一个产品,受市场的影响很大;此外,经营格局也需要调。”叶文说,以往所有车间的生产都是由生产科来组织,销售由经营科负责,这两个部门一出问题,通往市场的路就会出现梗阻。事实也证明,他们并没有做好应对多品种生产的思想和业务准备,产销脱节,权责不清的情况时有发生,以至于他这个厂长老是应付质量问题。

  第一条好办,叶文开发新产品,调整产品结构。第二条,则大刀阔斧,调整企业的经营组织结构,将工艺布局调整为对象布局,把原来按生产工序设置的各个车间调整为生产不同产品的分厂,配置销售人员,直接面向市场,这就像原来只有一个管道,现在却有多个管道

  通向了市场,同时有利于划小划算单位,打破大锅饭体制,这也奠定了后来设立各个分公司的基础。

  此外,叶文还关停了一些低效率低产出的车间。经过一系列措施,厂子的经营情况有了起色,加上后来国家实行缫丝行业压绪改造政策,鼓励企业全面推广自动缫丝机,杭纺机的自动缫丝机由于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正是缫丝厂技术改造的主流机型,杭纺机有

  了满满的订单,迎来了一个走出困境的大好机会。叶文终于松了一口气。

未来更年轻

  2000年,国有企业开始改制,虽然几年下来企业还维持运营,但一直没有根本改观。

  “当时有800多名员工,但还有700多名退休工人,国有企业背负的历史包袱不小。”叶文说,但是改制使得企业可以不再按照行政指令去兼并比自己更加困难的企业,同时,也让企业和员工感受到已经没有退路,这给我们背水一战,逆境求生带来了一个机遇。通过产

  品开发,市场开拓,推进内部经营体制改革和实施减人增效,企业经营出现转机,销售收入连年增长,利税也突破了千万。

  两次企业大规模的转型,叶文都用了一个“撑”,其中的困难和阻力常人难以想象。

  “改制时,因为涉及职工切身利益,各种矛盾纠结一起,厂里的老观念很难转变,新老观念的冲突也在所难免。”叶文举了个例子,一方面拿到订单不易,另外一方面,要把订单落实下去似乎更难,所有的困难和问题都需要你去协调和解决,一些中高层领导缺乏责任意识,习惯于把大大小小的事情推给厂长来解决,“疲于应付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没时间考虑长远的发展。”也因此,叶文痛下决心,推进内部改革,在建立的各个分厂基础上进一步推行了股份制改造,成立了由总公司参股控股,经营者入股的独立经营的各个产品公司,明晰责任和职权,让每一条小船都驶市场经济的海洋,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为企业发展赢得了一个新台阶。

  省内原来有许多国有纺机企业,有的甚至就是从杭纺机发展出去的,后来都销声匿迹了,能够在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存活下来的,已经是凤毛麟角。

  “杭纺机能够生存下来,而且后来发展得很不错,一方面源于改革、转型,一方面则是源于产品的不断创新。”叶文说,杭纺机的拳头产品就是自动缫丝机。

  杭纺机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研发自动缫丝机,到了80 年代末,自动缫丝机全面向市场推广,逐渐取代了完全手工的立缫机。

  “到2008年,自动缫丝机经历了六次升级,自动化程度有了质的飞跃。”叶文说,立缫机需要20个人操作,而80年代末投放市场的自动缫丝机,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一组机器只需要14人操作,而到2008年研发的新一代自动缫丝机,只需5、6人操作即可。

  日本是最早生产自动缫丝机的国家,但日本产的机器需要50万美元一组,杭纺机生产的则只需要40万人民币一组,价格差异巨大,杭纺机的自动缫丝机打败了日本产品,占据了世界缫丝机市场的75%的市场份额。

  “不断的技术进步,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让我们的产品降价幅度很小,延缓了传统行业的寿命。”叶文说,在经历了自动缫丝机销售的鼎盛期后,2008年金融危机让我国纺织企业首当其冲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寒流,对于制造纺织机械的杭纺机来说,冲击和影响不能说不小,尽管目前市场已经逐步恢复,并且已经趋于平稳,但那一刻的寒意现在想来依然刺骨。

  “2009年有一个月,我们‘敲了白板’,一组设备都没卖出。”这让我们感到了一种巨大的生存危机。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杭纺机的转型之路启程了。

  “这一次的转型,事关企业发展战略,事关企业走向兴旺还是衰亡。因此,不能是小打小闹。按下城区领导的要求就是要高起点,大手笔。”此前叶文还尝试过投资生产包装机械、自动控制设备,入股银行,等等,虽然办法想了不少,但始终无法改变企业发展迟滞的现状。“这一次我们把目标定位在省内一流的园区,我们更希望在国内打响我们园区的品牌和知名度,把杭州市实现经济转型,提升的规划设想落到实处,也希望为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积累成功的经验。两年来,园区的尝试受到市,区乃至省相关部门各级领导的关注和支持,说明我们的探索是有意义的,所以,对于园区的前景,我们很有信心!”

  文创产业园的创办,是叶文多年磨一剑的大手笔,“我有信心,能够让文创产业园与纺机制造并驾齐驱,甚至获得比主业更高的收益。”

  “现在一期还剩下1万多方没有租出去,我们已经打算在近期启动二,三期,总面积可以达到10万方以上。”叶文说,三期全部租出去后,不仅园区的收入可以成倍增长,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形成一个数以十亿计的产业规模,充分发挥产业集聚效应,并且为区域经  济的发展増采增色。

  “这个文创园,我们是按照设计园区来进行打造的。”叶文说,现在,老厂房迎来了一批批清一色的年轻人,也给这里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活力,“我们这些人观念比较传统,知识面也比较陈旧,年轻人的不断加入,也带来了新老观念的融合,我很欣喜看到这里焕发出来了新的活力。”

  原本没有任何新意的老厂房,一间间都有了新的“归属”,“这里要隔成一个摄影棚,这里成为拍摄电影的内景,里已经在装修了,老板自己带了个老木板门装上,古色古香,将成为一个创意工作室。”叶文指着一间间分割开的创意工作空间,喜形于色。

  在叶文的眼中,文创园的生命力正在蓬勃绽放,杭纺机的史上最华丽转型,将给企业和他带来又一个繁花盛开的季节。(作者系《每日商报》记者)

来源:www.hzzx.gov.cn    作者:    编辑:王剑宜